荒木经惟是什么

荒木经惟(Araki Nobuyoshi,1940年-),出生于日本东京平民区,毕业于国立千叶大学,摄影师、当代艺术家。 1963年,他毕业后进入日本著名的电通广告公司任广告摄影师。1990年获得日本摄影学会Shashin-no-kai奖;1991年获第7届东川町奖;1994年获日本室内设计论坛大奖,并凭借作品《山池》获首届太阳奖。其作品被很多日本、国际美术馆和博物馆收藏。中文名荒木经惟出生地东京外文名Araki Nobuyoshi出生日期1940年别名荒木更多人物简介荒木经惟荒木经惟在上大学的时候学过摄影,1963年于千叶大学摄影印刷工学科毕业后曾在日本公司电通(Dentsu)广告代理工作过,在那里他遇见了他的未来妻子、日本随笔作家荒木阳子(本名青木阳子,1947年-1990年)。在他们结婚之后, 荒木出版了一本他为妻子在蜜月旅行期间拍摄的画册《多愁之旅》, 1990年阳子去世, 荒木又出版了一本为其妻子在弥留之际拍摄的画册《冬之旅》(冬の旅)。荒木经惟出道以来出版了超过350本出版物,且数量每年仍在增长,因此他被认为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多产的艺术家之一。在他的作品中有不少是性爱题材的,甚至有些被称为色情图片。荒木经惟最受欢迎的摄影作品出版物有《多愁之旅》、《东京幸运洞》和《Shino》。生平经历1964年获得日本摄影界的殊荣―――第一届“太阳奖”。1999年成为太阳奖的评委会主席。他从1971年自费出版了以新婚旅行为题材的成名作《感伤的旅程》以来,发表了大量作品,出版了200册以上的专题摄影集,名声越来越大,成为目前日本最具国际影响的摄影家之一。著名导演竹中直人的电影《东京日和》正是以荒木经惟和妻子阳子的故事改编的。荒木的父亲是一名木屐制作工人。他的第一张照片是6年级的时候参加学校到日光市的旅行时使用父亲借来的一台相机拍摄的,照片拍摄的是日光的东照宫。1965年拍摄了影片《山池和他的兄弟玛布》,引起了太阳奖评委的注意。1971年与电通的美女阳子(Yoko,1947-1990.1.27)结婚,1972年离开电通。1988年与其他两个人合伙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Aat Room。荒木经惟为妻子拍摄的照片1992年,在《疯狂图片日记》展览中被控展示淫秽照片,被罚款30万日元。1993年11月,国家警察局在东京涩谷的帕克画廊,以销售被认定为淫秽出版物的荒木作品集《色情》为由,警察没收了所有余书。这本书里的作品就是他1992年在澳大利亚举办的《荒木的东京》摄影展的参展作品。澳大利亚的出版者对这本书在纽约和其他地方引起轰动却在日本遭禁深感困惑。荒木经惟在上大学的时候学过摄影,1963年于千叶大学摄影印刷工学科毕业后曾在日本公司电通(Dentsu)广告代理工作过,在那里他遇见了他的未来妻子、日本随笔作家荒木阳子(本名青木阳子,1947年-1990年)。在他们结婚之后, 荒木出版了一本他为妻子在蜜月旅行期间拍摄的画册《多愁之旅》(センチメンタルな旅),1990年阳子去世, 荒木又出版了一本为其妻子在弥留之际拍摄的画册《冬之旅》(冬の旅)。荒木经惟出道以来出版了超过350本出版物,且数量每年仍在增长,因此他被认为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多产的艺术家之一。在他的作品中有不少是性爱题材的,甚至有些被称为色情图片。荒木经惟最受欢迎的摄影作品出版物有《多愁之旅》、《东京幸运洞》(Tokyo Lucky Hole)和《Shino》。冰岛音乐人比约克(Björk Guðmundsdóttir)是荒木经惟作品的仰慕者,也曾为他做过模特。2005年,美国导演特拉维斯・克洛泽(Travis Klose)为荒木经惟拍摄记录片《Arakimentari》。大事年表荒木经惟工作照1940年(昭和15年) -东京市下谷区(现东京都台东区)。1959年(昭和34年) -东京都立上野高等学校毕业。1963年(昭和38年) -千叶大学工学部写真印刷工学科毕业。1971年(昭和46年) – 青木洋子结婚,开始工作。1972年(昭和47年) – 通电离开。成为自由人。1974年(昭和49年) -东松照明,细江英公,森山大道,则昭横须贺,联同几位昌久深濑“工作坊摄影学院”参与编制。1988年(昭和63年) – 安西信彦,办公室和田宫史郎“学能测验室”成立(后三的缩写)的名字命名。1999年(平成11年) – 多部奖。2008年(平成20年) – 从奥地利赢得了艺术与科学奖。个人作品《东京日和》有一段时间,荒木经惟的摄影作品成为新锐摄影师争相膜拜的热爱,只不过,因为可行性的现实问题,他的作品流传更多的只是现实可以接受的一小部分,广州美术馆也曾有他的摄影作品展览,是城市与人的主题,显然,这并不是荒木经惟核心的创作部分,虽然他也拍得不赖,这情形与电影《东京日和》倒如出一辙。[1]坊间流行《东京日和》的时候,各色文青谁不曾唏嘘这“直教人生死相许”的昨夜爱歌,单是那张竹中直人与中山美穗二人天蓝云白,芳草雪雪的电影海报,想必也有人为它流过泪。电影将日本摄影师荒木经惟与他妻子阳子的故事搬上大银幕―――他陪着身患绝症的她共度生命的最后时光,这爱的挽歌―――如果不比死冷,那肯定比死烈!放下这段情深意意的爱情,翻阅那些泊来的荒木经惟画册。占有绝大数量的是那些只适合18岁以上观众的情色禁地,唯美是附加词,直白才是主旋律,所以当《迷色》这一出关于荒木经惟的传记纪录片摆在眼前的时候,才不会有呆若木鸡的荒谬感,这才是真正的他,执迷在情色之海,却又爱在夫妻之间,其反差,也许正是片中荒木经惟站在子夜的日本街头,搂着女优,对着镜头说:“这就是日本。”《迷色》《迷色》中有对日本导演北野武的访谈,作为荒木经惟的朋友,这位以黑色幽默、暴力美学见长的导演也直言不讳―――荒木比他更极端,更疯狂。的确,村上春树的《黑夜之后》不过是浮云般的臆想,而荒木经惟却赤条条地站在黑夜之前,拉开日本的夜幕,带你进入黑夜的内部。荒木经惟《迷色》工作照如他所为,以拍照的方式,以春宫的形式,荒木经惟用一个人的力量与他那个国家的法律制度战斗,在比极端的性乐园更荒唐的性之马赛克国度里,荒木时时刻刻地充当马赛克清洁工,他以这样的方式拨云见日,他还原器官的方式尽管难以理喻,但冲破制度的耐性却似水流年。然而,那令人神伤与婉约的爱情却又偏偏在他的世界里发生,这个荒淫的国王又是圣洁的天使,两者相映成趣,让他的故事变得诡异而扑朔。但《东京日和》的故事与《迷色》里对妻子回忆的场景会让你又将两人统一在一起,但夕阳下的爱为什么可以如此理所当然地就转变成了闪光灯下的性―――或许,在看过《迷色》后,会觉得《东京日和》是过分的美化以致变得像是欺骗,但这不过是因为对局部的放大而造成的误解,《东京日和》确实是情感的真实的绽放,却不能成为解读荒木经惟的惟一途径,尽管爱是惟一的。《迷色》来得不晚还算适时,我们得以通过影像更了解荒木经惟其人,无论是对爱的忠贞或是对性的放肆,荒木在艺术上的感悟仍让人叹服―――他为音乐人比约克拍摄的一组照片,把约克本人乃至她的音乐演绎得惟妙惟肖,荒木经惟太懂得让女人的身体说话,虽然他的许多作品为女权主义者不容。《迷色》并非纪录片中的精品,但它的直接以及被摄影者本人的坦荡为纪录片的真实性提供了保证。获奖记录荒木经惟曾举办过难以计数的摄影展,作品被很多国内、国际美术馆和博物馆收藏。1994年获日本室内设计论坛大奖;1991年获第7届东川町奖;1990年获得日本摄影学会Shashin-no-kai奖;1994年因作品《山池》获首届太阳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