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可以当摄影师吗?

可以啊~~
我朋友结婚时候就是女的摄影师!
我是名新闻记者,我们女记者都会摄像的!
工作不分男女关键是看技术与天分!
你只要努力的话一定能成功的1
关于机器沉的问题就三脚架和水平仪的!不用担心!
女人比男人有优势呢可以观察到更细微的东西拍摄出来!

摄影师陈曼是谁?

女,北京人,新锐时尚摄影师,涉及领域包括设计、绘画、音乐、建筑等。在中央美院附中读书四年,在中央戏剧学院的舞美系学习一年,随后到中央美院摄影系学习四年。

  陈曼的作品曾多次刊登于法国《PREFERENCE》、纽约《UNLIMITED》、英国《NYLON》、《SPORT&STREET》以及国内《青年视觉》、《VOUGE》、《ELLE》、《BAZAAR》等杂志,2003年、2004、2006年曾为青年视觉《VISION》封面摄影。

  她的作品多次在意大利、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获奖,并参加日本、法国等地举行的时尚摄影展。2005年参加莫斯科“时尚与个性-摄影双年展”,2006年参加《浪潮》中国媒体艺术现象展等。

  在Coldtea三周年之际,陈曼接受Coldtea专访,讲述了她对摄影和时尚的态度——

  Coldtea:你如何定义你镜头下人物的可塑性高低?

  陈曼:万事万物是由万事万物塑成的,一张照片也是,它背后的因素太多,看它的要求是什么,要是一寸照片,有头就行,要是选美照片,长的漂亮就行,有的照片人物光占一样儿就不行,他/她/它的可塑性取决于作品的要求,取决于周遭儿合作者的专业水平和当时情绪,甚至还有当然还有社会情绪,其实按这个标准来说谁可塑性都是高的,因为我有风格敏感癖,和能使劲的想象力,就象一顿大家都觉得不好吃的饭,我可以光凭想象力把它吃完,而且心里深知从那个风格来讲它是美味的。

  Coldtea:完成一件你满意的时尚摄影作品,造型、摄影、后期分别占的比重是?

  陈曼:百分之百,百分之百,百分之百,因为哪样儿给足了其它那两样儿都可以不要。

  Coldtea:创作过程中,你多数听从你的天赋、技巧还是经验?

  陈曼:都有,综合的,必须是综合的,以上条件要是只靠一样儿,那就是一时的,成了就是暴发户,就是短命的创作者,或者是苦命的创作者,因为他得再加上更多的勤奋努力和耐心。

  Coldtea:在摄者与被摄者之间,你愿意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陈曼:都行。

  Coldtea:你镜头下的人物多有光亮颀长的、冷冷的美,(你说在感觉器官还没有退化之前,学会了爱男人的味道,更爱女人的表皮脂肪)。你如何发掘他们区别于其他人的高识别度特质?

  陈曼:敏感神经,我妈给我的敏感神经,成长经历给我的职业的和非职业的审美意识,因为我拍的是同类,我和他们一样,同类的特质很容易被同类发掘。

  Coldtea:假如你知道自己即将最后一次按下快门,那张照片会是怎样的?

  陈曼:每天我都在这么想,真的,人是不可预知未来的,要深知这一点,就知道现在的每一秒多么可贵,我能体会并尽量知道现在的每一秒,但这并不能预见未来。

  Coldtea:你觉得陈曼这个名字对摄影界的意义是?对时尚界的意义是?

  陈曼:我就是陈曼么,我觉得我就是个普通的北京南城女孩,和其他女孩一样,每一个我都是不同的我,我做我想做的事并努力把它发挥到极致,至于我对外界的意义,我自己没有资格评论定义,

  图片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谁在看……

  图片并不分分秒秒的需要观众……可是眼睛永远是醒着的。

  我也一样。

  .

  .

  .

  别说不知道陈曼是谁,我们都在为她买账。

  陈曼的摄影作品,是诸多奢侈品牌、时尚杂志、歌手唱片、电子产品的最后一道包装,也是打出的第一张王牌。人眼总是不由自主地躲避丑,追寻美。大街上、媒体里,当我们忍不住开始端详一张照片时,商家的挑逗才刚刚开始,而陈曼已再一次到达目的地。

  陈曼是中国最优秀的时尚摄影师——甚至不需要再加“之一”二字。我们在她的视觉王国中旅行,叹为观止。

  陈曼是个奇怪的个体,说话懒洋洋的,一出口就惊天动地,甚至都可以直接作为剧本台词了。明明做着艺术创作的工作,却张口不愿提“艺术家”三个字,成天混在时尚圈、明星圈,骨子里却是一个爱玩儿的文艺女青年,这样矛盾的女孩儿也只有文化交杂的北京胡同里能长出来。

  搞不懂为什么非要戴红领巾的陈小曼

  陈曼小时候住在大栅栏儿旁边的廊坊二条胡同里,是家里的独生女。冬天早上不洗脸、流着鼻涕,从家里偷4个鸡蛋给卖煎饼的做早餐,边吃边不情愿地、拐弯抹角地穿过煤市街,向炭儿胡同走去。走到一半,低头看见胸前的葱花儿,才想起没带红领巾,赶紧回头疯跑到家取。她不知道为什么不戴它就会没有一天进校门上课的权力,可在小小脑仁儿里这个红三角还不如一个糖三角。

  和同学不同的是,陈曼从小就学习画画。2岁的时候,有天家里蹿出来只老鼠,还不太会说话的陈曼拿起笔就画了,妈妈看了,觉得画得挺像挺准,立即送她去少年宫学习画画。她一定是遗传了爸爸的美术基因,爸爸当时就是画广告牌的——80年代初的广告牌并不是印刷品,而是用水粉一小块一小块画出来,然后拼在一起——而且如今看来,父女俩的工作性质相同,都是和时尚、平面设计、人物相关,只不过爸爸的作品是国产化妆品华姿,陈曼则是香奈尔、资生堂之类。

  爸爸对她比较仁爱,做医生的妈妈则严厉得多。陈曼在博客里写道:“我生来一副怒脸,不是成心的,就这副模样儿,谁让我妈天天老拿我爸的美工尺抽我脸,叫我脸部神经有毛病,嘴角永远向下走,眼睛永远向上看。”正是因为妈妈严格,陈曼的美术课程才从来没有断过,以至于在中考时,她非常轻松就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美院附中比一般高中要自由很多。“自由到什么程度——上课你爱听不听,爱坐哪儿坐哪儿,作业交了就行,不交也能凑合那种。”陈曼回忆高中时代,说脑子里根本没正经事,只想着谈恋爱。盯着操场上打篮球的男生:唉,这男的不错!唉,那男的不错!

  她和张丹就是在高中时谈的恋爱,当时陈曼才14岁:“我就跟他坐最后一桌,挨着,刚开始我们俩是哥们,后来哥们哥们就好了。当时其实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反正最后就好了,都那样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