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Deborah Turbeville这位时尚界传奇摄影师?

美国女摄影师迪波拉·特布维尔(Deborah Turbeville)

  “她能创作出一种环境”。这位传奇女摄影师的工作伙伴马辛·斯塔沃兹(Marcin Stawarz)说道。在迪波拉之前,时装摄影向来以明艳动人的光和颜色为基调,渲染着对优雅体态、精美物质和欲望的美好向往。而她的出现,就像是一支悦耳旋律中乍现的不和谐音,将时装摄影带向哥特式的悒郁和凄迷之中。

1937年出生于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迪波拉·特布维尔,童年时常与父母前往缅因州的欧刚奎(Ogunquit)市避暑。东海岸广袤而荒凉的海景,在她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在波士顿读完预科之后,身材颀长的迪波拉成为一名舞蹈演员。剧场艺术的训练和对美好童年的追溯,成就了她的个人美学。后来她辍学前往纽约,凭借冷漠而疏离的气质引起了时装设计师克莱尔·麦克卡代尔(Claire McCardell)的注意,不仅担任她的专属试衣模特,还在她的引荐之下,见到了时任《Haper’s Bazaar》编辑的黛安娜·弗里兰德(Diana Vreeland),由此踏入时装杂志业。

 然而,过于离经叛道的性格未能让迪波拉在这条职业道路上走得太远。在被《Harper’s Bzaar》当时的主编南希·怀特(Nancy White)开除之后,迪波拉将她的一些摄影作品交给了彼时已声名显赫的摄影师理查德·艾维顿(Richard Avedon),并在后者的指引之下走上了时装摄影之路。在做时装造型的同时,她会提出自己拍摄并布置场景,在此过程中逐步探索自己的摄影风格,“如果从一开始便以摄影师的身份开始工作,我就要做出许多妥协。”她曾这样说。

1975年,迪波拉第一次以摄影师的身份为美国版《VOGUE》拍摄了一组泳装大片。在这组仿佛严重褪色的图像之中,身穿泳装和浴袍的模特们被塞进了一间布满水渍的公共浴室,百无聊赖地摆出各种姿势。这种颓废的气息彻底颠覆了世人对于泳装大片的所有认知。她特有的近乎失焦的拍摄手法、古典主义的构图和拉斐尔前派式的油画质感,让人们在时装摄影中找到了一种遗失的昨日之美。在此之后,迪波拉又为《VOGUE》创作出了如“Five Girls in a Room in Pigalle, Paris”这样的经典作品,并为卡尔·拉格斐、帕洛马·毕加索(Paloma Piccaso)和川久保玲等设计师拍摄了许多风格奇异的照片。在为时装杂志服务的同时,迪波拉还用镜头和胶片,记录下了没落的意大利皇室成员肖像、俄罗斯芭蕾舞团,和场面盛大的威尼斯狂欢节,用她独特的镜头语言,创造出了一个弥漫着哥特气息的世界。

1979年,在杰奎琳·肯尼迪的邀请之下,她用两年时间,在凡尔赛宫创作出一部绚丽卓绝的摄影集。这部名为《前所未见的凡尔赛宫》(Unseen Versailles)的摄影集来源于杰奎琳的一场梦境,刻画了寄居在华丽而空寂的宫殿中的鬼魂,以及建筑中所承载的繁盛记忆。为了还原梦境般的色彩,迪波拉对底片进行了特殊处理。经过过度曝光和摩擦的底片在被冲洗出来之后,呈现出淡漠而疏离的视觉效果。“在完成图像之后,我会将它们毁坏,这样你就无法看到它的全貌。”她这样解释自己的作品。在冰冷、雾气弥漫的色调之中,偌大的凡尔赛宫如同深海中打捞出的沉船。在被毁坏的图像中,身着波旁王朝宫廷礼服的模特,以古希腊雕塑般的造型,面无表情地伫立或行走于空旷的宫室之间。

迪波拉从未将自己认定为时装摄影师,在35年的摄影生涯中,她以温柔细腻的女性视角,和对空间与环境,以及身体形态之间的感知,为世人留下了无数接近于艺术的时装影像。在构思一组大片之前,她会先拍下无数张宝丽来照片,这对她来说,就像是完成一幅画作之前所打下的素描草稿。“我通常都会将这些照片长时间地保存在一个盒子里,看看在它们身上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她曾说。这种被时光侵蚀的质感,也为她的影像风格奠定了基调。

通过光影对身体和服装质料的描摹,迪波拉的照片仿佛能使人感觉到时间在静止图像之间的流动。她镜头下的模特或是包裹着华服,或是不着寸缕,如梦游般行走在破败的空间之中。戏剧性的画面仿佛出自阿伦雷乃和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电影,在构图与模特肢体的把控之中暗含着隐秘的叙事。而所有一切的意象,都指向类似于“乡愁”的怅然若失感。然而,迪波拉却从未解释过照片背后的故事。“你们永远不会知道在我的照片中发生了什么。所有的意象都只是暗示,让观众随意地去组织他们的想象。这就是时装的隐喻所在。”她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