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山增高一米这张摄影的时代背景。画面构图

  1995年,一群来自北京“东村”的自由艺术家们,联袂创作了《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不仅成为了中国当代行为艺术的经典之作,在中国摄影史上更留有浓重的一笔。在一个诡异而又充满辩证张力的“场所”,11个全裸的男女按照体重的顺序,从下而上以3、2、2、2、1的人数层层“裸叠”,最重的人趴在最下面,最轻的伏在上面,身体叠罗为1米的高度,为无名山增加了1米。耸立下一座无名的山巅,把人与人、人和自然以及男女两性,重新置于关爱和怜悯的维度上来探讨本源性的存在关系,给出了身体艺术前所未有的“中国经验”。

  当时参与的年轻艺术家们,目前也已经成为响当当的重量级人物,这包括:王世华、苍鑫、高炀、祖咒、马宗垠、张洹、马六明、张彬彬、朱冥、段英梅。当然还有照片的拍摄者,一向低调行事的著名摄影师——吕楠。

  提到照片的拍摄者吕楠,我们对他的认识暂时还停留在前不久蜂鸟网影像频道“视觉盛宴”栏目介绍过他的三部曲《被人遗忘的人》、《在路上》、《四季》等作品上,但早期在美术圈参与创作的这幅《为无名山增高一米》,同样也让很多人久久不能忘记。只是后来众多参与者,为了经济利益对这幅作品的著作权争得不可开交时,吕楠却出人意料地主动放弃了它的“版权”,并且也不愿为自己署名。

  当时大家对他的举动猜测种种,我想可能这是因为他的艺术观的完全改变,从而认为那类多少有些记录行为艺术的“观念摄影”并非摄影的正途,也是青年时期艺术观不稳定的实验品。艺术观对于一位艺术家而言,视若生命,是最在乎的,主要也体现于具体的作品上。吕楠不愿在早期《为无名山增高一米》的作品上署名且放弃版权,亦如许多后来已成大家的作家或艺术家都有“悔其少作”的举动,觉得青年时的作品太幼稚太不成熟了,太流于表面化、形式化,太求猎奇与做作了。

  但无论如何,吕楠拍摄的这幅《为无名山增高一米》照片永远都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经典力作。

为您推荐